武隆酒店预订   武隆景区门票预订
TAGS / 网站地图 / 网站导航

在武隆,我拾起孝的纤绳

文章来源: 印象武隆征文      作者:张金凤     时间:2015-02-02 09:30:00    
摘要: 张金凤:女,青岛胶州人。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在《诗刊》《北京文学》《人民日报》《光明日报》《杂文报》《散文百家》《杂文月刊》《四川文学》《青岛文学》等报刊杂志发表诗歌、散文作品百万余字,散文作品曾获第二届孙犁文学奖,诗歌作品入围红高粱文学奖。

   (一)

  激流,险滩,一艘艘危若悬巢的货船;数条绳索,几声呐喊,一群群肩负纤绳的汉子。

  那声声川江号子如剑如刀,刺破了冰凌,劈开了巨浪,软化了礁石。那纤弱的血肉之躯,汗血成痂的肩膀,挽住了风的威,挽住了浪的狂,挽住了俗世的动荡,在纤绳年头,安放的烟火的安宁。

  在川江,在乌江,在长江,在黄河,号子响彻;一天天,一月月,一年年,纤绳绷紧。

  一辈辈,一代代,我把纤绳交给你,带着祖辈的血汗和尊严,带着祖辈的嘱托和希望。

  (二)

  纤绳,人世间最牢固的绳索,牢牢缚住了江水的狂飙,牢牢锁住了船的命运。他们用筋

  骨在拉,用青春在拉,用生命在拉,用灵魂在拉。

  号子,人世间最美的劳动歌谣,他们用稚嫩的喉咙在唱,用苍老的雄心在唱,用浑身的热血在唱,用无数个对生活的热爱和对大江的征服在唱。

  在峡谷,在险滩,一场场生存对于自然的较量,一场场生命尊严的抗争,一场场人生面对浩大世间的角逐。

  (四)

  裸足咬紧岸礁,肩膀咬紧纤绳,灵魂咬紧了生活的洪流。那是一群赤体裸脚的汉子,他们用一根根粗大的纤绳扛起生活,他们用一声声呐喊挑战岁月。一条纤绳牵着他们的半生青壮,一条纤绳牵着他们一家的衣食。纤夫,背对苍天,跪叩大地的歌者,背负着一根绳索求生的草根,在江边吼喊着号子,用号子向生活宣战,用力量向沉重宣战。那卑躬屈膝的姿势是幸福的,因为他的谦卑是叩向苍天和大地,他挥汗成雨的劳动是壮烈的,因为他用汗水养育了苍生。

  (五)

  一条江的伤痕被月光逐渐抚平,那些散落在江水里汗水和号子,在岁月的风雨中沉默、羽化,逐渐沉淀成礁石一样的雕塑,记录了岁月的斑驳,风霜的迅疾。那里曾经行走过一群弯腰屈膝的纤夫啊,那喧嚣的浪涛里仍然是一声声穿透浪头的号子。

  是汗水养育了纤绳,是纤绳养育了河流,是河流养育的大地,是大地养育着苍生。而你将身体弯成一道弓,以射向大船的力量之箭,养育了纤绳。你还可以把脊椎再弯,头触着岸头的黄泥;你还可以把汗水淘空,让川江的水增一朵咸涩的浪花。

  那船是你的爱,你的每一滴汗水都会开出灿烂的孝的花朵。这花朵是摇曳在亲人的枝头

  号子,是一个纤夫的灵魂。在川江,每一朵浪花都是孝的歌谣,在武隆,每一阵风都是孝的温度。

  张金凤:女,青岛胶州人。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在《诗刊》《北京文学》《人民日报》《光明日报》《杂文报》《散文百家》《杂文月刊》《四川文学》《青岛文学》等报刊杂志发表诗歌、散文作品百万余字,散文作品曾获第二届孙犁文学奖,诗歌作品入围红高粱文学奖。

Tags(关键字): 印象武隆征文 | 印象武隆 |

热门游记

图文资讯

旅游工具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