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隆酒店预订   武隆景区门票预订
TAGS / 网站地图 / 网站导航

武隆区后坪乡:“笨鸟起飞”的脱贫故事

文章来源: 武隆日报      作者:匿名     时间:2017-11-23 11:05:26    
摘要: 在武隆,只要提到“后坪”,路人便会立即贴上“偏远”“贫困”的标签。

  在武隆,只要提到“后坪”,路人便会立即贴上“偏远”“贫困”的标签。多年来,后坪苗族土家族乡一直很“憋屈”:地处武隆、彭水、丰都三区县交界之地,拥有良好生态资源、世界自然遗产旅游资源,由于受到交通条件的制约,信息封闭、农产品外销困难,产业发展滞后,严重制约当地经济社会发展。

  然而,随着脱贫攻坚行动的深入推进,今年7月,后坪被市委、市政府确定为全市18个深度贫困乡镇之一,为后坪攻克贫中之贫、坚中之坚提供了坚强后盾。

  在后坪郁郁葱葱的群山和阡陌纵横的田野间,“笨鸟起飞”的脱贫故事正精彩上演。

  矛盾

  找来汤匙,轻轻刨开浮在表面的蜂蜡杂质,舀起一瓢金黄色的蜂蜜倒进碗中,小啜一口后,向光胜砸吧着嘴,眼睛笑成一条缝,“昨晚割的这几桶蜜巴适,还有点香。”

  40多岁的向光胜是中岭村火炭山组贫困户。前几年,务工归来的向光胜本想通过种植中药材增收,但由于技术欠缺,加上气候恶劣,6万多元的本钱在三年里全部打水漂。

  上有80多岁多病的老人,下有两个孩子上学,向光胜陷入人生低谷。“大不了重头再来。”向光胜看上了屋檐边上嗡嗡作响的蜜蜂。

  在当地喂养蜜蜂是不错的选择,投资成本少,蜜源多,价格可观。渐渐地,向光胜家的蜂桶从3个增加到了40个,房屋四周堆满了蜂桶,蜂蜜产量达300余斤。

  然而,面对一桶桶金灿灿的蜂蜜,收获的喜悦稍纵即逝,想到蜂蜜的销路,向光胜眉头紧锁。

  “这种品质的蜂蜜在交通条件好的地方,客人争着上门买,但这里太偏僻了,车都难进山,销售更难了。”向光胜甚是沮丧。

  “当务之急是修路,缩短大山和外界的距离。”向光胜的话,代表了大多数高山村民的心愿,就盼着龙溪乌江大桥、沧(沟)后(坪)公路能尽快建成通车,村道能尽快启动硬化工程,让山里人走得出、山外人进得来、货能卖到山外。

  约定

  偏远只是一方面,另一面却是幽境。后坪山清水秀,生态宜人,有世界唯一的冲蚀型天坑群等,是发展乡村旅游的宝地。

  蓝天下,距后坪乡5公里、海拔1060米的天池坝寨子里,高低错落的苗寨木楼,雕花的窗棂,这里的山与水、屋与人、木墙与田园、古朴与现代、传统与传承都是那么的天人合一、自然协调、赏心悦目。

  天池坝共有58户257人,是目前全区保护最完好传统村落、规模最大的民族村寨。

  后坪乡将天池坝作为乡村旅游示范点建设,几年间筹资1400多万元,对农房进行保护性改造,并完善人行路、公园、广场等附属配套设施。现在,寨子里有池塘可钓鱼,有广场可跳舞,有塔楼可观景,有水果可采摘,石板路连通家家户户,出门脚不沾泥巴。

  村民们在乡村旅游上动脑筋、做文章。

  “这种辣椒晒干做胡辣壳,那种做泡椒。”傍晚时分,天池坝组贫困户罗元发与妻子张永明卸下一天的辛劳,坐在门口的板凳上剪晒干的辣椒,少许的语言透出的祥和与幸福,与古色古香的寨子融为一体。

  改造一新的罗元发家已成了寨子里未挂牌的农家乐接待点。

  “能挣上旅游钱,还得多亏了他两爷子的约定。”张永明望了一眼丈夫罗元发,示意让他自己来说。

  原来,由于张永明常年患病,干不了重活。去年,改造完厨房、餐厅、标间客房后,二女儿罗春燕便与罗元发约定:爸爸出去挣钱时女儿就留在家,爸爸返家时女儿就出去挣钱,这样既能在家照顾病人,并随时接待客人找点零用钱。

  爽快约定后,今年3月初,罗元发远赴沈阳打工,9月中旬回到家,半年挣了近4万元。

  “我在家也挣钱了的哟。”罗元发才到院坝,罗春燕便迫不及待地“汇报”,7月,接待了5位客人,6天挣了1500元,“我可是主厨哦。”

  心愿

  这段时间,武隆洪山茶叶专业合作社理事长赵伟成忙得脚不沾地,茶园管理、接待外地客户查看基地、跑地理商标,但赵伟成不喊一声累,反而高兴得很, “武隆高山茶在十二届‘中茶杯’全国名优茶评比中荣获一等奖,其中以后坪茶为代表,说明后坪茶‘角’,前景好。”

  对于赵伟成而言,这确实是一个好消息。

  后坪因其高海拔地区昼夜温差较大的气候特质,已种了几十年高山绿茶,主要分布在高坪村、中岭村一带。乡场镇上还有间小茶厂,但因其“入不敷出”,不得不关门。

  “我接了”。在外当小老板的赵伟成喜欢喝茶,尤其喜欢喝家乡带去的茶。当得知茶厂关门时,赵伟成不假思索的接下了这个烂摊子。

  不懂如何加工茶,就高薪聘请当地师傅教;设备不够,就买;茶叶原料差,就进村收购。每年在外挣的大部分钱,赵伟成都投到不起眼的茶厂里,十几年里,已投入近100万元。

  如此专注于茶的热情让家人不解,但赵伟成心里明白,这样的投入,是因为自己近20年来有个心愿:让后坪茶叶走遍大江南北。

  2014年,赵伟成决定返乡,潜心做茶。他的“算盘”是这样的:

  第一,后坪是高山地区,种的是绝不施肥料、不打农药的高山有机茶叶,品质上乘,有市场竞争力,前景好;第二,茶叶是商品,本身价值高,前期投入后的“红利”会逐年显现,值得投资;第三,乡党委政府正在努力打造高山茶叶乡村旅游带,已积极争取到上级多个部门的支持,是把后坪茶做大做强做优的大好时机。

  赵伟成是这样想的,更是这样做的。现在,茶园规模已达5000亩,将扩至10000亩,带动了200多户农户种植。

  “后坪茶品质好,仅通过口口相传的方式就有了浙江、江西、福建的客户。”赵伟成对自己的选择很有信心,他透露,现在浙江有一位茶老板已不远千里来到基地考察,有合作意愿。

  而今,赵伟成成功申请项目贷款400余万正在建设茶博园,积极申请“武隆青茶”高山有机茶叶地理商标,力争一年时间,让后坪茶叶走上品牌之路。

  誓言

  赵伟成忙碌的身影不是个例。

  自市委、市政府把后坪作为全市18个深度贫困乡镇,明确市委政法委扶贫集团对口帮扶后坪起,还有无数个“赵伟成”在为后坪动脑、跑腿。后坪的发展,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好机遇。

  人力、物力、财力合力攻坚的强大凝聚力正悄然形成。

  9月15日,《后坪乡深度脱贫攻坚规划(征求意见稿)》如期召开,围绕稳定脱贫、基础设施、产业扶贫、生态保护、公共服务及重大项目、保障措施等方面的提升行动,与会单位多次字斟句酌。因为大家都明白,白字黑字书写的是后坪的未来和后坪人民的幸福。

  “让后坪成为边界上的一颗明珠,这是我们的目标,更是我们的誓言。”后坪乡党委负责人宗小华的话语铿锵有力。他告诉记者,后坪已明确了实现目标的路径,狠抓交通、水利、通讯、电力等基础设施;大力实施“三万五园”(万亩茶园、万亩笋竹、万亩特色经果和生态渔业、传统养殖、高山蔬菜、烤烟种植、乡村旅游等五个示范园)计划,确保所有农户有1-2项稳定增收的产业;狠抓住房医疗教育保障;发展金融电商,把金融扶贫、电商扶贫作为脱贫摘帽的强力助手等。

  有着清晰发展思路、不甘贫穷落后的后坪,让越来越多的帮扶干部充满了信心和力量。

  “众人划桨开大船。”对于后坪的发展,宗小华信心满满。 本报记者 王蓁

Tags(关键字): 武隆区后坪乡 | 脱贫故事 |

热门游记

图文资讯

旅游工具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