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隆酒店预订   武隆景区门票预订
TAGS / 网站地图 / 网站导航 / 中英文切换/ Language
当前位置: 首页 > 武隆文学 > 正文

大田古村,绕绕荷韵把我慢慢浸软(组章)

文章来源: 武隆日报      作者:匿名     时间:2020-10-21 09:50:59    
摘要: 满屋荷语。足韵、翠台、彩云、重庆红、山城灯海、复隆红莲、如意观音、千手观音、媚态观音、太空红旗……盈耳金声,七彩斑斓。

   湿地荷韵

  前有土神台,后有铜鼓山,大田若幻。

  左有沿沧河,右有木棕河,湿地若梦。

  盈盈荷田,漾漾碧叶,闪闪露影,托起超负荷的阳光,缠绵,弯环,斗转。

  水巷幽处,几只灰鹭,羽翼翩翩。一声莲舟掠过,荷叶娉婷,荷花簇垒,莲蓬参差。

  灰鹭惊飞之前,一切尚未完成。

  荷叶擎举静穆,荷花搂抱宁谧,莲蓬枕依酣梦。万朵花影,灵光灼灼。千种花音,大梦粼粼。

  一条搁浅在水边的红鲤,像迷路的孩子,松开水草无形的孤独,听见了回家的呼声。

  大田人家“荷”你约起。一支乡村美的浪漫曲,从澄澈的阳光里逸出,氤氲在古意的画轴,彳亍,舒缓,柔曼。

  莲舟入汊,灰鹭惊起。莹莹露珠,摇晃无边的神往,惊叹诗意的诞生。

  我按捺内心的安宁,荷韵缤纷。

  黄家大院

  看,光绪年间的一只蝴蝶,随大田一起飞。

  一只归隐之舟,嵌入我瞩望的题花,还有荷花的震颤。

  归隐太迟了,有了低微的咳嗽,有了回咂的味道。

  归隐太久了,有了冰洁的澈骨,有了归鸟的静谧。

  有风吹来,绕过低墙矮树,绕过木楼灰瓦,绕在古村的发簪。

  苍古的板墙,斑驳的画梁,古朴的花窗,那是虔敬守望的真诚,那是凝眸生命的过往。

  风过花窗,阳光挂出飞檐的金线。

  黄家大院,穿针在我的一念之间。

  我把自己种在风里,或圆满,或残缺。

  月潮的心绪,日晷的印迹,挤满鸟鸣。

  一切的一切,沐浴在阳光中,升腾,摇曳。

  一帘香龛还在。流连三百年的遐想,徘徊耕读传家的顾盼,在古香的文字里,有了神祗般的干净。

  两块木牌还在。一块“景行仰止”,有光绪年间隐匿的雪;一块“明经”,有大清举人黄又陶热望的眼神。

  慈悲,古颜,随岁月流逝而嘘唏,而金贵,而闪烁。

  在这人间的净处,我只想隐隐的生,想静静的活,深深的爱,轻轻的离开。

  荷花文化艺术馆

  嗟叹秦汉的单瓣。

  感叹魏晋的重瓣。

  惊叹南北朝的千瓣。

  从大门敞开的吱嘎声里,一头拉犁的水牛,一个春耕的农人,一条划过春风的柔鞭,夺门而出。

  满屋荷语。足韵、翠台、彩云、重庆红、山城灯海、复隆红莲、如意观音、千手观音、媚态观音、太空红旗……盈耳金声,七彩斑斓。

  阳光的金汁,浩荡而下。

  时光的无邪,须臾而至。

  与现代太空荷,以心印心,凝露了妙思,穿越了奇想。

  一碗荷意的酒,恍惚在我的手中。

  在大田古村,一座荷花文化艺术馆,绕绕荷韵,把我慢慢浸软。

Tags(关键字): 大田 | 荷韵 |

热门游记

图文资讯

旅游工具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