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隆酒店预订   武隆景区门票预订
TAGS / 网站地图 / 网站导航

寻访双龙洞

文章来源: 武隆日报      作者:匿名     时间:2018-10-17 09:15:01    
摘要: 说起双龙洞,便隐约记得她在一个天坑里,一边是一帆风顺巨石,一边是层叠嵯巍的天书壁,左右两个山洞,一个干,一个湿;一个青,一个白,她们相依相守在一起,形成了姊妹。

   多年不去轿子山,好多地名都遗忘了。说起双龙洞,便隐约记得她在一个天坑里,一边是一帆风顺巨石,一边是层叠嵯巍的天书壁,左右两个山洞,一个干,一个湿;一个青,一个白,她们相依相守在一起,形成了姊妹。洞有些模糊,但大箐三公唱的那首山歌特别清晰:

  白马出山访双龙,小洞天外架彩虹。

  明月岭上歌声起,一片云锦铺长空。

  三公是歌厂坪有名的歌师,见啥唱啥,他一走,许多山歌也就失传了。走进轿子山,翻上“马背”,就是歌厂坪的大美山场。在马背峰堡处,下面是茫茫林海,上面为青青草坪,高高的圣马峰像一位白马王子,守护着明月岭,大箐的山风一阵又一阵。

  在高大林木的掩藏下,马背是完整的,肌肤是健美的,但神奇的地方在于,马脊峰堡心脏位置突然一陷,落出两大天坑,组成了马的左心房和右心房。这一次,为去歌厂坪寻找白马寨遗址,我误入了“白马之心”。坪堡山湾处,山势有些陡峭,石头有些嵯峨,走过去,竟是幽幽两个天坑。在歌厂坪崖畔下十来步,就到了第一个天坑——双龙天坑。双龙天坑比较浅,坦坦地洼着,像一口浅锅,周围用石头筑着“灶台”,只是差了人间的烟火。听说这是双龙的居所,是一处深闺,被当地人称做“龙仙闺房”。

  龙仙闺房里,奇石罗列,藤萝缠绕,石上蕨草嫩软,坑底落叶软绵。阳光斜照,仿佛有龙女呼之欲出。天坑左边有一雾洞,洞内常年飘雾,里有吟泉流响,人称青龙洞,据说是青龙的道洞;右边有一气洞,洞口常年吹风,里面宽敞有钟乳石,人称白龙洞,据说是白龙的洞府。两个龙洞并列左右,各有气候,干湿分明,探洞者入内,只说两洞洞长深广,虽身居东西,但各奔南北,没有连通。

  这两个洞在上天坑里,洞前一帘藤木,很是委婉。两洞一洞住白龙,一洞住青龙,双龙修炼,仙风绕绕,祥瑞无比,形成一个天然避暑的佳所。坐在石头上或站在洞口,吹龙洞仙风,听洞内泉声,享洞顶松涛,或等夕阳斜照,都可过会儿“神仙日子”。随行的肖五叔自称洞主,他告诉我,青龙洞将打造为观光菜窟,白龙洞将打造成观光酒窖,洞泉酿酒,溶洞藏酒,坑内品酒。青龙白龙修仙外出,留下这处地质遗产,成了山里的宝贝。

  龙马的心里装着美女,这是英雄迈不过的坎。我不知道白龙和白马有怎样的关系,也不知道山下白龙河和青龙沟有怎样的交集,但就是这一坑两洞,也着实让人惊奇和着谜。阳光舔在洞口,柔柔的,暖暖的,让人觉得无比的金贵。我们坐在石板上歇息,善心鸟站在洞口的枝条上唱:“儿没饭歁(吃),女添一份。”小鸟守着洞口唱着歌,还在为娘家的贫穷操心。我们听着鸟叫声,肖五叔唱起了《扯葛藤》山歌:

  这山看到那山坪,那山坪上长葛藤。

  葛藤长大望人扯,姑娘长大望媒人。

  他把日头唱偏一尺,把光阴唱斜一寸,我们又去寻访白龙洞。按理说,白龙洞应是白素贞的闺房,我们几个男子汉,这样大咧咧往人家洞府钻,不知许仙知道了是啥滋味。洞很原始,很空旷,很宽大,白蛇是青蛇的姐,道行高深一点,洞府也就豪华精致一些。一切都是原始的,洞厅、钟乳石、壁孔,都没啥名字。在大厅的角落,还残存着过去烧硝人遗迹。随行的刘大告诉我,他老汉过去烧硝住洞里,曾看到过洞内走阴兵。在半梦半醒间,只见一白马白袍将领,带着白衣公主和青衣姑娘,在马萧车辚间,穿过道洞,还留下了马蹄车辙。刘大的老汉被吓着了,回家请神烧纸,还在轿子山庙上请了白蛇娘娘神像,方才还魂平静了下来。行走着,我们似乎钻进了马的胸膛,感受着白蛇滚烫的爱,为那段天荒地老的爱情祈祷。

  我们在白龙洞,看到过去逃兵灾、躲匪患时留下的老灶台,还有一些坛坛罐罐碎片。那个时候,因为偏僻,因为遥远,这里便成了白马寨的避难之所,藏身之地。曾经修仙的白龙与青龙,离开了这个用鲁班岩石造就的天坑,只剩下几摞石头天书。洞主告诉我们,他们将在这里做一个观光酒窖,存放一种骄子酒,发挥这处洞穴的作用。

  轿子山是马背山,整座山体是空的。没有人知道双龙洞到底有多长,到底有多大,马腹宽广,马腔深厚,广有故事,深有内涵。天坑为心,洞穴为房,这里有一种天长地久的情感。

Tags(关键字): 双龙洞 | 武隆 | 文学 |

热门游记

图文资讯

旅游工具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