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隆酒店预订   武隆景区门票预订
TAGS / 网站地图 / 网站导航

武隆:追溯千年盐井的前世今生

文章来源: 武隆日报      作者:匿名     时间:2015-03-25 09:31:19    
摘要: 你可记得你见过的第一条河吗?你还记得亲密接触过的那一条河吗?那是县城脚下的河——乌江。江边的人们在那里度过了童年和少年。如今,小城的人们仍然居住在这条河的两岸。故事的开头还得从江边的一口消失的盐井讲起。

武隆:追溯千年盐井的前世今生

老人讲述着过去的故事。

武隆:追溯千年盐井的前世今生

井口绿树掩映。

武隆:追溯千年盐井的前世今生

天然盐温泉吸引着过往游客。

武隆:追溯千年盐井的前世今生

一江碧水。 本版图片由代君君提供。

  南北朝时期的陶弘景强调说:“五味之中,惟此(盐)不可缺”。盐的出现是人类文明的一大标志,按照《淮南子·修务训》的说法,盐的发明可能在伏羲与神农之间的年代,是一个叫宿沙氏的诸侯从海水中煮出来的。井盐大概出现于秦始皇时期四川的临邛地区(今邛崃县),《华阳国志·蜀志》中有“井有二水,取井火煮之,一斛水得五豆斗盐”的记载。

  你可记得你见过的第一条河吗?你还记得亲密接触过的那一条河吗?那是县城脚下的河——乌江。江边的人们在那里度过了童年和少年。如今,小城的人们仍然居住在这条河的两岸。

  故事的开头还得从江边的一口消失的盐井讲起。

  从武隆县城驱车往西北方向,一路都是崎岖不平的山间公路,半米之外,悬崖下奔腾的乌江犹如一条绿色的绸带,缠绕在崇山峻岭之中,美不胜收。车行十余公里,来到了羊角古镇。这里有出名的羊角猪腰枣、羊角老醋、羊角豆干,还有令人赞不绝口的碗碗羊肉,加上美容养生的温泉,就像圣地一样令不少人向往,可是谁又知道温泉的故事呢?

  就在这乌江岸边,在这个羊角古镇旁,有一口千年盐井。随着岁月的流失,盐井由盛到衰,曾经的繁华在浩瀚的历史长河里只留下只言片语的记载。但这口盐井却曾经实实在在地带给羊角镇乃至周边地区的繁荣和百姓的安居乐业。

  在羊角镇石床村梨坪二社,84岁的老盐工刘泰文老人的带领下,记者探访了这口富有传奇色彩的古盐井。

  A 初识盐井峡从“险”感知

  车沿着蜿蜒的公路向乌江边进发,当我从假寐中睁开双眼,车正行至半山腰。举目向车窗外望去,我的心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儿:那几百米高的山崖,像天梯一样垂立在天地之间,陡峭得如同刀劈斧剁一般,笔直得让人不由得收紧了全身的毛孔。

  去往盐井峡,只有两条道路,一条是坐船到江边向上爬;一条就是从山顶往山下走,一路走到乌江边。由于没有联系上船,我们一行人只能走山路。尽管那路边有木桩护栏,可在这万丈悬崖面前,谁都明白,那不过是摆摆样子,给人壮壮胆儿而已。

  平时走惯了319国道,可如今与这国道遥遥相望,却着实让人感到不少的差距。由于脚下就是乌江,一个不小心就是滑下去的危险,我的心也一阵紧似一阵地跳动着,惊骇着,不停地祈祷。

  在乱石丛生的山崖上,记者手脚并用地走了一个多小时,才来到羊角场镇对面的盐井峡口。

  乍一看,河边杂草丛生、乱石一片,并无特别之处。因为正值涨水期间,我们也与热腾腾的温泉失之交臂。但还是能从老人的描述中想象未淹没时的场景。“那高低错落的石堆里,流出一股热气腾腾的清泉,泉水顺着坡地,流入江水中。河床的几处浅滩,还“咕咚咕咚”地冒着气泡。

  “那就是千年的盐井。”刘泰文说,老人用拐杖指向不远处被淹没的盐井所在地。

  记者将手伸进离盐井较近的江水,还能感受到丝丝热度,轻轻抿一口,还能明显感受到微微咸味。

  “听村里的老人说,从前,一位山中的猎户,追着一头白羊来到这里,转眼间,白羊就消失了踪迹,猎户却因此发现了这口盐井。”坐在江边,刘泰文老人津津乐道地讲起了盐井的传说。

  事实上,羊角镇盐井峡盐井来自乌江陡峭的山崖岩层(为5亿8千万年前古生代寒武纪地层),和渝东南其他地区的盐井一样,经千万年的地质运动,盐卤从石壁中喷涌而出,形成盐井。与武隆周边地区的盐井不同,羊角镇盐井峡盐井因位置靠近乌江,遇江水涨潮,盐泉即被淹没。所以,一年中,盐井只有冬季与初春的四、五个月才“得见天日”。

  据《涪陵地区盐业志》记载,凡是乌江冬水枯,咸泉露出水面,或遭遇灾年战乱,外地盐少、价高之时,武隆当地的羊角、土坎、木根、白马、车盘等数乡村民,多达四、五百人,就在河岸搭棚垒灶或就近挑卤回家煎制,昼夜不停。一个冬季每户少则制盐三五十斤,多则一百余斤,自食为主或送亲友,少量也拿来出售。

  B 此地依然留着历史的痕迹

  在距离盐井数十米的一块大石头上,记者发现了一些石刻。虽然经过长年的风吹日晒,但是依然能看见“盐井温泉”等字样。字体为楷书,有不少繁体字,只是略显凌乱。在距离石刻不远处的地方,一些土石包引起了记者的注意。

  记者发现一条长约三四十米的条石堡坎。石头大小均匀,质地坚硬。条石堡坎对面有一大片火红色的泥土。和周围土黄色的泥土相比,这些火红色的泥土无疑显得更为松软。

  一旁的刘老用拐杖刨开了些许土石包。“这是古人曾经熬盐的灶,那些火红色的泥土是经过国上百年烈火的烤炙才慢慢变成了红色。”刘泰文告诉记者,在清代,羊角镇盐井峡盐井曾十分兴旺,每到出盐时总能看见山上不少结对而行的人群。

  据随行的向导介绍,清代诗人陈答猿在《舟过白马镇》一诗中曾写了他在白马(即现在羊角镇一带)的所见所闻,诗的前两句是:“峡势黄牛接,滩声白马纵。丛祠因厂屋,石笋系船桩。”诗中的“厂屋”就是指的盐场和店铺。

  “我小的时候,也来背过‘卤水’回家熬盐。”刘泰文说,解放前,每天有成百上千的人到羊角镇盐井峡盐井背卤水,因为山势陡峭,被摔破的瓦罐都可以铺成一条路。

  “陡峭的山崖是盐商们的‘天然保险柜’。”同行的老纤夫胡代林指了指红土上的那片山崖说,根据族谱记载,100多年前,他的祖辈便从垫江过来熬盐。“那时候,盐商们熬盐赚了钱,就把钱放在那片山崖的缝隙里,谁也偷不去。”胡代林说。

  小小的盐粒看上去平淡无奇,但在古代却曾是决定国家的生死和富强的关键。盐对农业社会的贡献,并不亚于石油对工业社会的价值。

  “为了争夺羊角镇盐井峡盐井,春秋时期,秦、楚两国还发生了激战。”在羊角镇,民间一直流传着这样的说法。

  《华阳国志》卷一称,在春秋战国时期,“及七国称王,巴亦称王”,巴国成为了同蜀国、楚国一样强大的国家。巴国富饶的盐业资源,引起了秦国和楚国的垂涎和争夺。秦惠王派大军攻占蜀国与巴国时,楚国亦夺取了巴国东部地区,控制了所有盐泉。秦国为了争夺盐业资源,加快了攻打楚国的步伐。

  据文联常务副主席刘民称,《涪陵地区盐业志》记载,羊角镇盐井峡盐井,“在北宋康定年间(1040-1041)程运使召工开之,迁忠州灶户十余家,教(当地人)以煮盐之法。”可见此地早在北宋年间就被当地人所熟知,如未有政府加以管理,必然成为人们争夺的对象。

  “它经历了无数的沧桑变故,直至上世纪50年代,这口盐井才荒废。”据县文物管理所相关负责人称,1950年,当地政府不让人们再用盐井水自制食盐。1983年,该盐井被确定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

  C 曾经的盐井,如今的温泉

  据了解,经国家卫生及矿管部门的权威专家鉴定测试,盐井峡温泉富含有益人体健康的氟、锶、铁、硫等多种微量元素和偏硼酸、偏硅酸、硫化氢等多种有益化学物质,温泉水温高达44摄氏度,能促进人体新陈代谢,血液循环,对人体的神经系统、消化系统、心血管系统等有独特疗效。

  现在,背靠白马山,面向乌江,偎依在羊角古镇旁的盐井峡温泉用滚滚热水稀释着游人旅途的疲惫。来仙女山游览,如果劳累了,不妨下山来泡泡温泉,这里将是旅客放松休闲养生的好去处。工作之余,在节假日里,市民也可以通过泡温泉来放松一下,盐井峡温泉依然是休闲的上佳选择。

  “我们拥有优质的温泉,也拥有星级旅游酒店的设施设备,正在打造乌江画廊温泉疗养中心。羊角镇政府对我们的项目很支持,下一步我们还将申请星级评审,以做优我们温泉的服务质量。”该温泉开发商告诉记者。

  “我们今天在天生三桥走累了,正好下山来泡泡温泉。这个温泉泡起安逸,没想到武隆还有这么好的一处温泉。”成都游客雷蕾说,“原来来过武隆几次,累了只能去足浴。现在能泡温泉,比以前舒服多了!”该温泉的打造,弥补了我县温泉度假、温泉疗养的空白。

  如今,盐井峡已经不再发挥制盐的作用,而当地人则抽取盐井峡的温泉水,打造温泉度假村,为武隆旅游增添另一抹亮色。(代君君)

 

Tags(关键字): 武隆 | 千年盐井 |

热门游记

图文资讯

旅游工具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