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1-26] 有母亲陪伴 我无比幸福   [2015-01-26] 只愿君心似我心——不“消失”的川   [2015-01-26] 母亲在病中   [2015-01-26] 父亲·犁   [2015-01-26] 饮茶时,突然想起父母   [2015-01-26] 母亲的白发   [2015-01-26] 只愿君心似我心   [2015-01-26] 人之行莫大于孝   [2015-01-26] 孝敬父母不能等待  
武隆酒店预订    武隆景区门票预订
Tags | 网站地图  | 网站导航
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人文地理 » 川江文化 » 正文

纤绳的力量,历史的号子

发布时间: 2015-01-22 16:47:02   作者:水晶   来源: 印象武隆征文   浏览次数:   我要评论()
摘要: 长长纤绳,漫漫险滩,负重纤夫,浓缩着五千年的大中华,谁说我们的祖先,不是肩负着纤绳,拉着四大文明,源源不断地拉出了五千年的辉煌灿烂,拉出了闻名于世的中华文明史。

  长长纤绳,漫漫险滩,负重纤夫,浓缩着五千年的大中华,谁说我们的祖先,不是肩负着纤绳,拉着四大文明,源源不断地拉出了五千年的辉煌灿烂,拉出了闻名于世的中华文明史。

  回溯古今,千古纤夫,浪淘尽。纤绳过处,君不见,甲骨文上,有勒过的印痕;青铜鼎上,有勒过的印痕;长城垛口,有勒过的印痕;社稷坛上,有勒过的印痕;敦煌佛像,有勒过的印痕;都江堰上,有勒过的印痕;兵马俑上,有勒过的印痕;黄河长江,更是印痕累累。定然《诗经》中的首首诗歌,就是纤夫们唱出来的。

  船从乌江来,号震天外山。为了心中的那根纤绳,为了耳际的那声号子,风尘仆仆,不远万里,奔向武隆,去看印象武隆,去认识川江号子,去感悟这个亟待消失的文化灵魂。

  武隆的山,是空间的骨架;武隆的水,是时间的血脉。它们深埋在岁月废墟的历史文化信息,诸如纤夫精神、号子文化,永远是我们回望生命里程的盏盏明灯。

  挺拔的南岸北岸,默默地守望乌江滚滚东逝水的坚毅、果敢和执着,曾经感叹武隆船歌唤出晚霞的火红,曾经痴迷武隆乌江江畔的号子唱响东方的红日。

  印象武隆,是一种特别的人力文化,也是渝东南民族文化的一部分。它传递给人们的是一种吃苦耐劳的精神,这种精神正是武隆人的精魂,勤苦奋斗,积极向上。

  印象武隆,亦是原生态文化,这种文化本身集纳了纤夫文化,码头文化、号子文化,少数民族文化,更是巴渝文化的代言。文化的力量,历史的声音,这就是印象武隆带给观众的震撼。

  川江纤夫,脚蹬石头,手扒沙;风里雨里,走天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坚硬的石头上留下了纤绳磨砺出来的一道道深深的印痕,而纤夫负重前的一声声号令,喊成了著名的川江号子,高亢,豪迈,有力。一任岁月悠悠,一任江水滔滔,阵阵号声依然,在记忆中起伏,在蓝天上飘荡,在峡江上回响。

  谁说川江号子不是长江水路运输史上的文化瑰宝?谁说川江号子不是船工们与险滩急流搏斗时用热血和汗水凝铸而成的生命之歌?

  透过川江号子,仿佛又见川江各流域劳动人民,对险恶的自然环境不屈不挠的抗争精神;仿佛又见他们以苦为乐,粗犷豪迈中不失幽默的性格特征。

  川江纤夫,号子声声,在激越与舒缓和风趣之间流转,既能解除当时船工们的愁烦,也能抒发他们的情绪,调节他们的身心。那时,船工大多是戏剧曲艺爱好者,川江号子也被添加了一些戏曲的元素,从而成为四川民歌的一个缩影,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川江号子是音乐化了的号令,是美化了的号令。

  学者连波在其著作《国乐飘香》中写道:川江船工号子犹如一个浓缩了的情感世界…….由于川江船工号子所独具的魅力,使之成为中国传统音乐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文明的传承是民族繁衍的根基。“印象武隆“实景歌会就是以号子为主题,因为它濒临消失了。号子也就是劳动时唱的歌,传统的劳动号子按不同工种可分为川江号子、平水号子、上滩号子、拼命号子、打夯号子、筑墙号子、抬石号子、劳工号子等。

  在一个多小时的演出中,观众不仅能身临其境武隆的原生态,还能欣赏到巴蜀大地上的风土人情,感受岁月与时代的沧桑巨变,那一山一水都足以让我无尽徜徉,那一声一号都足以令我深情歌唱,那一纤一夫都足以令我穷尽回想。

  耳边再现,多年以前的号子,依稀又见,父辈们的气息迎面扑来,带着汗涔涔的味道,他们扛着责任,负着义务,拉着担当。而今,人工拉纤,这种劳作景象虽然消失了,但父辈们留下的气息与血脉没有消失,也不会消失。尊重先辈,尊重我们自己文明的脉络来源,就是尊重历史,尊重记忆,尊重生活。

  拉纤,那是生活,那是生命的印记,那是祖辈的传承,在巴渝大地上,拉纤将不可避免地湮灭在历史的河流中,昨日不能重现,但我们敬重它,保护它,留住所爱,留住所想,留住一梦相伴日月长。

  纤夫,从某种意义上说,也是苦力的代名词,这些贫穷的汉子们,靠着力气吃饭,靠着力气挣钱,靠着力气养家糊口。他们长年累月奔走在险滩急流,赤裸裸地出卖着自己的气力,为的是养好家里的老人,还有小孩。即便自己也不多余,也还要抽出一分子去帮助其他需要救助的老人,他们慈悲着,孝顺着。把艰难困苦的日子,用纤绳维系着,圆满地过下来。

  武隆是一个具有悠久历史文化的城池,但很多文化遗产都在科技发展和文明进步的洪流中渐行渐远了,我们慨叹着,也深深地自责着,思考着能为其做点什么,保护和发展同等重要,这需要我们许许多多的人一起共同努力。

  纵然千帆尽过,纵然百舸争流,但乌江畔,峡谷间,依然写满了千古寂寞。

  在悬崖下,在绝壁间,那一排排被纤绳勒过的印痕,总在深邃地望着瞬息万变的大千世界。这是被岁月雕刻的历史印迹,残酷且又极致的壮丽。

  纤绳,智慧与力量拧成的绳索,将生活的艰辛与生命的尊严拼命拉起在希望之上,挪动巨轮后,可以让希望放飞,让生命徒步,让孝顺流长。

  坚毅而神秘的武隆人,在艰苦卓绝后,在逼上滩途后,他们还能退到哪里去呢?雄浑嘹亮的川江号子,唱出了他们当初的心中呐喊。

  悲壮的诗行就这样拼命地拉伸着,忍住江水那彻骨的寒,忍住岁月那冗长的寂寞,扛起生活那孝道的重担。或许正因如此,拉纤,在后人的回眸里,在后人的追随里,在后人的仰望中,厚重且不舍。

  纤夫精神,号子文化,不会随着时间而流逝,它是历尽沧桑后的沉淀,它是浮华过后的回归,是百转千回的留恋。

分享到:
Tags: 号子川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