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隆酒店预订    武隆景区门票预订
Tags | 网站地图  | 网站导航
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人文地理 » 川江文化 » 正文

一曲赞歌 撼动巴蜀

发布时间: 2014-12-23 10:35:16   作者:陈丽曦,林嘉祥   来源: 印象武隆征文   浏览次数:   我要评论()
摘要: 陈丽曦,女,贵州大学外国语学院学生会宣传部部长,文章散见于《贵州都市报》《语文报》等。林嘉祥,男,在湄洲日报、莆田晚报、中原网、人民网等发表文章。

  千百年来,流行巴蜀大地的一曲赞歌,无疑就是川江号子。

  那浩浩荡荡的川江,那纤夫号子、山歌妹子,还有古栈道、以及原生态唯美景致,穿越千古,重温经典号子,特别诱人,无不让人向往。

  川江纤夫是一道古朴的风景,船工号子则是响彻纤夫古道的永远的歌唱。

  号子,我们都并不陌生,随着生活积累的增加,我们会联想起古今中外的种种号子,而惟有川江号子最独特。

  我心中,不禁产生了疑问:号子在什么情况下喊出来的?为什么要喊号子?

  有人说:众人划桨、齐搬重物……人们从事繁重的体力劳动时,为了统一号令、协调动作、振奋精神、缓解疲劳而喊出的口号。

  就我个人来说,每逢登上高峰,常也号子连连,引亢高曲,可是终究不够地道,底气不足。

  自然而然的,一提及号子,我就想起与之相关的歌曲、曲艺以及诗篇。

  中国怀旧经典歌曲《船工号子》,李双江演唱,歌曲撼人心魄,富有穿透力,让人身临其境,紧张、危急、协力、突破,胜利的喜悦跃然其间。

  歌曲《船工号子》是一首旋律独特的电影插曲,这首插曲塑造了川江船工征服大自然的坚强形象。歌曲对川江船工与激流险滩、漩涡恶浪搏斗的场景进行了生动描绘。音乐融合了川剧、民歌、号子的精髓,在胜利的喜悦中赞美着祖国的如画江山。

  李双江以出色而超人的声音技巧和山洪暴发一样的激情,完成了这首歌的演唱,音质优美,音域宽广,音量强大,音色丰富,表现力强。其演唱版本成了中国歌坛演唱该曲的光辉而精湛的典范和样版。《船工号子》必将永生,他的演唱使这首歌成为了一首让人难以忘怀且非常经典影视金曲。于是,川江号子的魅力终于为更多的人所赞赏,撼动巴蜀川江号子,从此撼动亿万观众,为大家所熟知,在川江号子的品牌营造上,李双江功不可没。

  蔡其矫的《川江号子》荡气回肠,畅快淋漓,十分地气,请听:“二四八月天气长,情妹下河洗衣裳;清水洗来米汤浆,情哥穿起好赶场,嗬……”“哟——嗬……哟——嗬——嗬……一声号子我一身汗,一声号子我一身胆”。诗人表达了对英雄般的船夫及其生命活力的敬仰之情。在诗中,号子和船夫两种形象融为一体,共同塑成了一尊强悍而悲壮的生命雕像。

  川江号子是川江船工们为统一动作和节奏,由号工领唱,众船工帮腔、合唱的一种一领众和式的民间歌唱形式。川江航道艰险,险滩密布,礁石林立,水流湍急。重庆市和四川东部是川江号子的主要发源地和传承地。

  品读蔡其矫《川江号子》诗歌,我从号子声中,听到了昂扬和慷慨,看到了众人劳作、齐心协力的场面,想到的是对困难的挑战、抗争,是不屈,是倔犟。号子是在沉重的压迫下迸发出的呐喊,是不屈的呼号,倔犟的宣言。听觉意象表现了川江号子的特点,视觉意象群呈现的是船夫拉纤的场景,诗人传递了船夫们辛劳、悲慨的场景。它带给我以视听的双重震撼。

  诗中对话,凸显了船夫及号子的孤寂与悲慨。这首诗的旋律感十分明显,这与川江号子的气势是一致的。“只从浓雾中传来沉重的橹声,看得见的 是千年来征服汉江的纤夫 赤裸着双腿倾身向前 在冬天的寒水冷滩喘息……”“脚蹬石头,手爬沙滩,风里来雨里去,牛马一般。拉激流走遍了,悬崖陡坎。”

  悲凉的川江号子,在峡谷中回荡,汇合着江中的流水声悠扬流畅、逼人泪下。一个船工就是一部历史,揪人心肺的号子,喝出了船工的辛酸和苦难。

  多少年来,一泻千里夹带沙泥的川江,不知吞没了多少船只;吞噬了多少船工;吞下了多少纤夫号子。但是,苦难的生活铸造了纤夫号子手的坚强性格。他们在奔腾不息的川江上,在万夫莫开的激流险滩上,敞开嗓门、高昂豪迈的唱起号子,把一只只木船送到水势平缓的地方,向江河显示出不可战胜的伟力。

  川江号子的历史极为悠久,川江水路运输行业有着久远历史。而川江两岸的人文地理、风土人情、自然风光以及船运中的以歌辅工之俗,无论在民间歌谣还是在杜甫、李白等文人的诗歌中都是久用不衰的题材。

  川江号子是文化瑰宝,是船工们与险滩恶水搏斗时用热血和汗水凝铸而成的生命之歌,具有撼人魂魄、迅疾、旷远、激越等特点,具有传承历史悠久、品类曲目丰富、曲调高亢激越、一领众和和徒歌等特征。它的存在,从本质上体现了自古以来川江各流域劳动人民面对险恶的自然环境不屈不挠的抗争精神和粗犷豪迈中不失幽默的性格特征。同时,在音乐形式和内容上,具有很高的文化历史价值。

  近年来,川江号子面临濒危困境。抢救、保护川江号子,让它在民众中代代相承,对于丰富、发展中国水系音乐文化乃至世界水系音乐文化将产生积极的推动作用。2006年5月20日,川江号子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喜欢号子的我,曾一度揪心,如今可以欣慰了。

  此外,文华的《纤夫的爱》,付笛声的《众人划桨开大船》,有助我,对于号子,有着别样的理解。

  不能不提一个人,她就是天生的号子达人,她是李琼。

  李琼倾情演唱的民歌、山歌富有特色。娇小的李琼自如地“爬”上那令很多歌手都发怵的高音,如同一个天真烂漫的少女赤足漫步云间,高亢中不乏飘逸,优美中不乏力量,她的歌唱显得无拘无束,自由自在,充满了野性的生命力和震撼力。

  在央视全国青年歌手赛场上,李琼身着与众不同的小花褂子出场,音乐响起,李琼用她那极富冲击力的嗓音为大家演绎着具有阳刚之气的脍炙人口的名曲《船工号子》。她边唱边舞,极富激情,并把现场观众的情绪调动得极为高涨。

  李琼做为国内女声演唱《船工号子》的第一人,有些韵味的确是靠“喊”出来的,这才接近生活,才能充分展示歌手的个性,而歌手的个性恰恰才是其生命力所在。我听了,感觉舒服极了,感觉川江号子很饱满,很激情,很活力,很过瘾,感谢李琼,为川江号子,作了非常不错的演绎和推介,又一次让我对之眼前一亮,仿佛再次川江号子,有了全新的认识,认识了它热情奔放、雄浑酣畅的唱腔和浓郁的民族风格、地域气息特色。

  川江号子,属于川江,属于重庆武隆,属于巴蜀大地,属于你我,属于中华文化。

  我由衷地赞美你:川江号子。

分享到: